毕生奋斗的人民公仆

大字 日期:2020-02-11 23:48 来源:未知

  今年6月23日,是同志诞辰110周年。同志是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军事家,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党和国家的卓越领导人。在60多年的革命生涯中,同志以“先天下之忧而忧,念人间之乐而乐”的情怀,矢志为信仰奋斗探索,为民族独立、人民解放和国家富强、人民幸福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赢得了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的崇敬和爱戴。

  1909年6月23日,同志出生于湖北黄安(今红安)一个贫苦农民家庭。他出生的时候,中国已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道路上走过了半个多世纪。早年的贫困生活,让同志难以忘怀。他曾回忆说:“我小时候家里总是糠菜半年粮,就着干锅菜,有时用块布蘸点油,放在锅里擦一擦,就算改善生活了。”为生计所迫,同志少小离家到汉口学木工。从乡村到城市,他目睹帝国主义列强恣意横行和军阀混战、民不聊生的残酷现实,在国共合作的大革命影响下,誓言“给旧社会做棺材”,于1926年10月毅然回到家乡投身农动,从此走上救国救民的革命道路。

  同志渴求真理,酷爱学习,在从事工农运动过程中接触马克思主义,并在真理的感召下逐渐确立了人生信仰。面对大革命失败后的,同志率领家乡农民参加著名的黄(安)麻(城)起义,并于1927年12月加入中国。入党后,他先后在红军和地方从事革命工作。1931年10月,他率领300余名青年加入红军,任红四军第十一师三十三团政治委员。在创建鄂豫皖革命根据地和川陕革命根据地的斗争中,同志参与组织和指挥一系列重大战役战斗,取得辉煌战绩,逐步成长为一名高级将领。1933年7月,年仅24岁的同志任第三十军政治委员,成为红四方面军最年轻的军政委。长征途中,同志率部迎接党中央和红一方面军,于1935年6月在懋功胜利会师。他向同志详细汇报川西北形势和红四方面军情况,为党中央确定北上战略方针提供了重要依据。8月,参与指挥包座战斗,打开了红军北上的通道。

  同志在实践中认识到维护党的团结的重要性。在红四方面军南下川康边期间,他坚决支持朱德、、等同志同张国焘分裂主义进行斗争。1936年10月红军三大主力会师后,命令红四方面军一部西渡黄河,执行宁夏战役计划。11月11日,党中央和军委决定渡河部队组成西路军。同志指挥红三十军在极其困难的条件下连续奋战,重创敌军,对配合河东红军战略行动、推动西安事变和平解决起了重要作用。1937年3月西路军失败后,同志受命于危难之际,担任西路军工作委员会委员,负责统一军事指挥,率领西路军余部翻越终年积雪的祁连山,穿越荒无人烟的戈壁滩,历尽千辛万苦到达新疆,为党和红军保存了一批骨干力量。对此,同志高度评价说:“是不下马的将军。”1937年底,同志到达延安,先后在抗日军政大学、中共中央马列学院学习。

  全国抗日战争时期,同志在中原敌后坚持抗战,是鄂豫边区抗日根据地的主要创建者和新四军第五师的主要领导人。1938年党的六届六中全会后,同志受党中央重托,前往战略地位十分重要的中原地区,开始创建鄂豫边区抗日根据地。他坚决执行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中的独立自主原则,鲜明树起新四军的旗帜,统一整编零散的武装力量,先后组建新四军豫鄂独立游击支队、豫鄂挺进纵队和第五师,大力开展敌后游击战争。华中局曾嘉奖第五师“发展工作第一,独立作战第一”。从1939年初到1945年抗战胜利,在党中央和同志领导下,同志依靠边区和五师党委的集体领导,广泛发动和依靠人民群众,领导创建了地处要冲、孤悬敌后的拥有1000多万人口的抗日根据地,建立了拥有5万余人正规军和30余万民兵的武装力量,从战略上配合了华北、华东解放区战场,支持了中原正面战场的作战,在中华民族抗战史上写下了光辉篇章。在1945年党的七大上,同志当选为中央委员。

  抗日战争胜利后,同志担任中原军区司令员。他所领导的中原军区成为军队发动全面进攻的首要目标。同志坚决执行党中央的战略部署,指挥中原军区6万部队在中原解放区顽强坚持达10个月之久,牵制军队30余万人,出色完成战略牵制任务。1946年6月26日,军队悍然对中原解放区大举进攻,全面内战爆发。同志按照中央指示,指挥中原军区部队突破军队重围,拉开了全国解放战争的序幕。他亲率北路突围部队转战千里,在战略转移中创建了豫鄂陕边区根据地。中原突围战役,充分显示了同志和中原军区部队高度的全局观念和大无畏的英雄气概,显示了他统帅大兵团同强大敌人作战的战略战术和指挥艺术。同志曾评价说:“整个突围战役是胜利的”,“关系全局甚大”。此后,同志参与中原局、晋冀鲁豫野战军、中原军区等的领导工作,与刘邓大军会师后参与重建大别山根据地的斗争,并参与领导淮海战役后勤保障工作。同志为中国革命战争的胜利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建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

[责任编辑:京都资讯网]

毕生奋斗的人民公仆

  今年6月23日,是同志诞辰110周年。同志是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军事家,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党和国家的卓越领导人。在60多年的革命生涯中,同志以“先天下之忧而忧,念人间之乐而乐”的情怀,矢志为信仰奋斗探索,为民族独立、人民解放和国家富强、人民幸福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赢得了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的崇敬和爱戴。

  1909年6月23日,同志出生于湖北黄安(今红安)一个贫苦农民家庭。他出生的时候,中国已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道路上走过了半个多世纪。早年的贫困生活,让同志难以忘怀。他曾回忆说:“我小时候家里总是糠菜半年粮,就着干锅菜,有时用块布蘸点油,放在锅里擦一擦,就算改善生活了。”为生计所迫,同志少小离家到汉口学木工。从乡村到城市,他目睹帝国主义列强恣意横行和军阀混战、民不聊生的残酷现实,在国共合作的大革命影响下,誓言“给旧社会做棺材”,于1926年10月毅然回到家乡投身农动,从此走上救国救民的革命道路。

  同志渴求真理,酷爱学习,在从事工农运动过程中接触马克思主义,并在真理的感召下逐渐确立了人生信仰。面对大革命失败后的,同志率领家乡农民参加著名的黄(安)麻(城)起义,并于1927年12月加入中国。入党后,他先后在红军和地方从事革命工作。1931年10月,他率领300余名青年加入红军,任红四军第十一师三十三团政治委员。在创建鄂豫皖革命根据地和川陕革命根据地的斗争中,同志参与组织和指挥一系列重大战役战斗,取得辉煌战绩,逐步成长为一名高级将领。1933年7月,年仅24岁的同志任第三十军政治委员,成为红四方面军最年轻的军政委。长征途中,同志率部迎接党中央和红一方面军,于1935年6月在懋功胜利会师。他向同志详细汇报川西北形势和红四方面军情况,为党中央确定北上战略方针提供了重要依据。8月,参与指挥包座战斗,打开了红军北上的通道。

  同志在实践中认识到维护党的团结的重要性。在红四方面军南下川康边期间,他坚决支持朱德、、等同志同张国焘分裂主义进行斗争。1936年10月红军三大主力会师后,命令红四方面军一部西渡黄河,执行宁夏战役计划。11月11日,党中央和军委决定渡河部队组成西路军。同志指挥红三十军在极其困难的条件下连续奋战,重创敌军,对配合河东红军战略行动、推动西安事变和平解决起了重要作用。1937年3月西路军失败后,同志受命于危难之际,担任西路军工作委员会委员,负责统一军事指挥,率领西路军余部翻越终年积雪的祁连山,穿越荒无人烟的戈壁滩,历尽千辛万苦到达新疆,为党和红军保存了一批骨干力量。对此,同志高度评价说:“是不下马的将军。”1937年底,同志到达延安,先后在抗日军政大学、中共中央马列学院学习。

  全国抗日战争时期,同志在中原敌后坚持抗战,是鄂豫边区抗日根据地的主要创建者和新四军第五师的主要领导人。1938年党的六届六中全会后,同志受党中央重托,前往战略地位十分重要的中原地区,开始创建鄂豫边区抗日根据地。他坚决执行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中的独立自主原则,鲜明树起新四军的旗帜,统一整编零散的武装力量,先后组建新四军豫鄂独立游击支队、豫鄂挺进纵队和第五师,大力开展敌后游击战争。华中局曾嘉奖第五师“发展工作第一,独立作战第一”。从1939年初到1945年抗战胜利,在党中央和同志领导下,同志依靠边区和五师党委的集体领导,广泛发动和依靠人民群众,领导创建了地处要冲、孤悬敌后的拥有1000多万人口的抗日根据地,建立了拥有5万余人正规军和30余万民兵的武装力量,从战略上配合了华北、华东解放区战场,支持了中原正面战场的作战,在中华民族抗战史上写下了光辉篇章。在1945年党的七大上,同志当选为中央委员。

  抗日战争胜利后,同志担任中原军区司令员。他所领导的中原军区成为军队发动全面进攻的首要目标。同志坚决执行党中央的战略部署,指挥中原军区6万部队在中原解放区顽强坚持达10个月之久,牵制军队30余万人,出色完成战略牵制任务。1946年6月26日,军队悍然对中原解放区大举进攻,全面内战爆发。同志按照中央指示,指挥中原军区部队突破军队重围,拉开了全国解放战争的序幕。他亲率北路突围部队转战千里,在战略转移中创建了豫鄂陕边区根据地。中原突围战役,充分显示了同志和中原军区部队高度的全局观念和大无畏的英雄气概,显示了他统帅大兵团同强大敌人作战的战略战术和指挥艺术。同志曾评价说:“整个突围战役是胜利的”,“关系全局甚大”。此后,同志参与中原局、晋冀鲁豫野战军、中原军区等的领导工作,与刘邓大军会师后参与重建大别山根据地的斗争,并参与领导淮海战役后勤保障工作。同志为中国革命战争的胜利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建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