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澡摔一跤,竟查出浙江首例确诊新冠肺炎

大字 日期:2020-02-17 11:38 来源:未知

  直到转到温州市第六人民医院,我才知道自己是浙江省首例确诊新冠肺炎患者。说起确诊这个事,得从我摔断一根肋骨说起。

  5年前,我和爱人到武汉做老旧小区电梯加装生意。往年都是临近除夕才回温州,今年儿子大学里放假早,我和爱人决定提前回家过年。

  1月3日,我们从武汉开车出发,直奔老家温州永嘉。路上好像有点受凉,总感到后背有冷风吹来,当时就以为是普通感冒呢。

  我有点纳闷:过去肺子没有什么毛病,哪来的阴影呢?难道是……医生听说我从武汉回来,赶紧给我做核酸测试,结果呈阳性。由于具有传染性,我爱人也被一起收治入院了。

  1月17日,我俩都被转到六院。一开始我也不理解:在人民医院治得好好的,为什么突然转院?每天被穿着防护服的医护人员围着,看着就挺吓人。

  与他们交谈中,我才知道自己是浙江省第一例确诊新冠肺炎患者。从上到下都非常重视,这也是我们被转到六院的原因。

  从17日转院到24日出院,治疗刚好一个星期。我和爱人每人一间病房,她在我隔壁。让我欣慰的是,爱人和我一起从武汉自驾回来,一起吃一起睡,但她的检测结果呈阴性。

  最难受的时候,我以为挺不过去了。现在我自己总结,能顺利康复可能得益于心态好。在医院,我俩自始至终照样吃、照样睡,没有成天去惦记。

  印象最深的是每天都要吸氧。得了这个病会喘不过气。如果不吸氧,呼吸非常困难,胸口像压着一块大石头。

  现在我每天关注疫情新闻,尤其是武汉的消息。那边的朋友听了我的治疗过程,有点羡慕。听他们说,武汉医疗资源还比较紧张。吸氧打吊针都要排队。

  除夕那天,我出院了。医院让我回家继续隔离。出院前一天,武汉封城,浙江启动一级响应。很多人这时才开始重视疫情。

  刚出院时,胸口有些压抑。居家这段日子,我每天躺在床上测五六次体温。镇上卫生部门和六院的医生,每天打电话询问我的恢复情况。

  亲戚朋友免费送来饭菜,需要什么由村里负责购买。他们都知道我要补身体,经常捎些鸡鸭鱼鹅放在门口。

  按说该解除隔离了,但农村人还是害怕,我懒得出去讨骂,干脆就安心待在家里。说实在的,眼下到处封闭管理,真想动弹哪也去不了。

  在农村,有些事避免不了。我就知道有人说“得了病是心肠不好”“没治好找歪门路跑回来”……讲什么怪话的都有。

  复诊那天,说好救护车早上8点来接,我6点就起床了,等到9点还没来。打电话一问,车被拦在5个卡口之外,协调不了。

  我去村里开通行证,只好自己开车过去。好说歹说过了4个卡口,剩下最后一个关卡,说什么也不让走了。

  武汉那面的生意,现在停业压力还能承受,当地的员工暂时上不了班。办公场所是我们一个股东的物业。我自己租住的房子,听说现在有政策,房租可以减免两个月。我准备跟房东联系,看看他什么意思。

  如果疫情时间持续长,可能会考虑去其他地方发展。电梯生意哪都能做,靠的是质量和诚信。只是在武汉这几年,各方面关系处得比较顺畅了,到别的地方还要从头再来。(应受访者要求,杨轩新为化名)

[责任编辑:京都资讯网]

洗澡摔一跤,竟查出浙江首例确诊新冠肺炎

  直到转到温州市第六人民医院,我才知道自己是浙江省首例确诊新冠肺炎患者。说起确诊这个事,得从我摔断一根肋骨说起。

  5年前,我和爱人到武汉做老旧小区电梯加装生意。往年都是临近除夕才回温州,今年儿子大学里放假早,我和爱人决定提前回家过年。

  1月3日,我们从武汉开车出发,直奔老家温州永嘉。路上好像有点受凉,总感到后背有冷风吹来,当时就以为是普通感冒呢。

  我有点纳闷:过去肺子没有什么毛病,哪来的阴影呢?难道是……医生听说我从武汉回来,赶紧给我做核酸测试,结果呈阳性。由于具有传染性,我爱人也被一起收治入院了。

  1月17日,我俩都被转到六院。一开始我也不理解:在人民医院治得好好的,为什么突然转院?每天被穿着防护服的医护人员围着,看着就挺吓人。

  与他们交谈中,我才知道自己是浙江省第一例确诊新冠肺炎患者。从上到下都非常重视,这也是我们被转到六院的原因。

  从17日转院到24日出院,治疗刚好一个星期。我和爱人每人一间病房,她在我隔壁。让我欣慰的是,爱人和我一起从武汉自驾回来,一起吃一起睡,但她的检测结果呈阴性。

  最难受的时候,我以为挺不过去了。现在我自己总结,能顺利康复可能得益于心态好。在医院,我俩自始至终照样吃、照样睡,没有成天去惦记。

  印象最深的是每天都要吸氧。得了这个病会喘不过气。如果不吸氧,呼吸非常困难,胸口像压着一块大石头。

  现在我每天关注疫情新闻,尤其是武汉的消息。那边的朋友听了我的治疗过程,有点羡慕。听他们说,武汉医疗资源还比较紧张。吸氧打吊针都要排队。

  除夕那天,我出院了。医院让我回家继续隔离。出院前一天,武汉封城,浙江启动一级响应。很多人这时才开始重视疫情。

  刚出院时,胸口有些压抑。居家这段日子,我每天躺在床上测五六次体温。镇上卫生部门和六院的医生,每天打电话询问我的恢复情况。

  亲戚朋友免费送来饭菜,需要什么由村里负责购买。他们都知道我要补身体,经常捎些鸡鸭鱼鹅放在门口。

  按说该解除隔离了,但农村人还是害怕,我懒得出去讨骂,干脆就安心待在家里。说实在的,眼下到处封闭管理,真想动弹哪也去不了。

  在农村,有些事避免不了。我就知道有人说“得了病是心肠不好”“没治好找歪门路跑回来”……讲什么怪话的都有。

  复诊那天,说好救护车早上8点来接,我6点就起床了,等到9点还没来。打电话一问,车被拦在5个卡口之外,协调不了。

  我去村里开通行证,只好自己开车过去。好说歹说过了4个卡口,剩下最后一个关卡,说什么也不让走了。

  武汉那面的生意,现在停业压力还能承受,当地的员工暂时上不了班。办公场所是我们一个股东的物业。我自己租住的房子,听说现在有政策,房租可以减免两个月。我准备跟房东联系,看看他什么意思。

  如果疫情时间持续长,可能会考虑去其他地方发展。电梯生意哪都能做,靠的是质量和诚信。只是在武汉这几年,各方面关系处得比较顺畅了,到别的地方还要从头再来。(应受访者要求,杨轩新为化名)